简体| RSS订阅| 无障碍

| 电子政务

铅山县人民政府

铅山时政 > 资讯中心 > 铅山时政 > 正文

风日晴和人意好——记葛仙山乡港东管源村完小教师徐孝福

发布时间:2017-03-08     来源:铅山县人民政府
【字体: 】    打印本页

  早已入春,山里的气候还是冷得有点儿任性。

  车子在一条簇新的水泥路口停了下来,打开车门一股寒风夹杂着细雨扑面而来。一抬头,七八辆摩托车一字排开正翘首等待着。见了我们,排头一位瘦弱的男子迎了上来。随行的港东小学校长秦灵明告诉我们,男子就是此行探访的主角——来自广丰县的29岁小伙、管源村完小负责人徐孝福。

  “这条4.5公里长的水泥路是不久前村民集资修建的,还处于养护阶段,所以我就邀了几个村民来接大家。”徐孝福告诉我们。这里的村民真淳朴!

  港东村离县城近40公里,管源是港东最偏最远的一个自然村,进出只有早晚两趟开往天柱山乡的乡村巴士,下车还得步行近40分钟的山路才能到达学校。这里海拔高,终年被山雾环绕,与外面相连的只有一条3米来宽的山路,山路狭窄、陡峭、湿滑,一边高山另一边是深渊,弯道又多故称十八弯。当地居民有个急诊只能靠自家摩托车送急,建房筑地靠肩挑背驼,因为没有哪个司机愿冒这个险。

  铁打的学校,流水的师生。一届届学生毕业了,一批批教师调走了,就连当地的代课老师也因多种原因离开了。2011年8月29号,怀揣着教育梦的徐孝福上饶定向师范毕业,背着行囊踏上了他的梦想基地——铅山县葛仙山乡管源小学。

  那时的管源小学,操场到处是坑坑洼洼的水坑,干燥处也遍布尖锐的石头,学生的活动很受限制。徐孝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第二天就到村民家借来锄头,铁锹,洋铲。把操场上一个个尖锐的石头砸平,拉着平板车到溪边铲来一车车沙子填补操场上的窟窿。学生家长看到后,一个个自带工具自发加入了修缮队伍中。这天起,村民们就对这个瘦小个的老师产生了强烈的好感。2014年,徐孝福发现通往厕所那边操场有水浸进来,孩子们上厕所很不方便。他找当地的村民商量怎样解决,大家都建议把通往厕所的路硬化好。但略一估算至少也要花2000来块钱,学校没钱,村民也不富裕。有村民提议,大家投工投劳,石头沙子到河边拉,这样的话,有1000余元就能解决问题了。徐孝福立马把情况向中心小学校长作了汇报,取得了中心小学的支持,村民个个都乐开了花。第二天一大早操场上就来了二三十个挑着簸箕、拿着洋撬的家长。徐孝福给大家简单分了工:捡石头的捡石头,拌水泥的拌水泥,拉沙子的拉沙子,徐孝福也始终参与其中。没两天,路就硬化好了,孩子们上厕所再也不会担心弄湿鞋子。

  徐孝福家住广丰县城附近,为了能够顾及到两个家,他积攒了半年的工资买了一辆摩托车。每个星期一凌晨3点半,徐孝福床头的闹钟会准时响起。4点半,徐孝福推出铁骑,检查装备准时出发。他摩托车的后座上,常年绑定着一个打气筒,因为广丰到管源这90多公里的路上,车轮与积水、泥坑、突石,他与风沙、烈日、雨雪的较劲,是避免不了会有突发状况发生。

  “路没修好前,骑摩托车在这山路行驶摔跤对我来说是常事。”徐孝福若无其事地告诉我们,挽起裤脚,卷起袖子,膝盖上、手肘上的新伤旧痕叠在一起就是徐孝福这些年跋涉的“勋章”。

  “徐孝福老师就是我们村的希望”

  听说县教体局来人看望徐老师,村民一个个闻风出动,很快就将学校围得水泄不通。听说是来慰问、采访徐老师,村民们才输了一口气。

  “还以为要把徐老师调走呢!我们都是来挽留他的。”

  “徐老师书教得好,工作极为认真负责,和学生、家长相处的又好,他就是我们村孩子的希望啊!”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开来。通过村民的口,我们对徐孝福又多了几分了解。

  2016年暑假刚过,管源村出了一件新奇事,有人要到村里租房子陪读,孩子还是从中心小学转来的。这个消息在村里炸开了锅。原来,清潭村村民余建军为了把他两个孩子余浩骞、余诗妍放到管源小学读书,在到处打听哪家有房子租。余建军的朋友都说他傻,别人都把孩子送往师资条件更好的学校,他却背道而驰居然把孩子往更远的山里送,余建军信心满满地告诉大家:这里有徐老师,我的选择是对的!就在当年全县五年级统考抽测中,徐老师所带班级摘得了全乡桂冠。

  一所学校六个班级(包含一个学前班),三名教师,采用复式班教学,徐孝福担任了学前班、一年级和五年级教学工作,他是如何做到保质保量的呢?

  刚接触这群山里的孩子,徐孝福发现他们的基础不怎么好,决定从孩子们的阅读抓起。徐孝福要求孩子们每天6点起床读半个小时书。

  每天五点半钟,徐孝福准时出现在村东头第一户学生家门口,然后挨家挨户查看孩子们的朗读情况,用心指导他们每句话该怎么读,每个停段怎么停。即使刮风下雨下雪,徐孝福的这个习惯也落下一天。孩子们在他的叮嘱中、看望中长大了,懂事了,也养成了阅读的好习惯。

  伦潭离管源小学有3公里远,家住这里的学生是徐孝福最为牵挂的孩子。每天早上7点半,徐孝福便到每个班去查看伦谭的孩子是否到齐,发现少了一个,他就打电话给家长。放学时,徐孝福就站在校门口千叮嘱万嘱咐,交代他们哪里有危险哪里该怎么走,不要到危险的地方去玩。这些年只要一放学,校门口肯定能看到徐老师的身影。有一次,一年级的罗子怡自己走路上学,没到一半,她觉得路难走就往回走。巡查时,徐孝福发现她没来校,立马骑着摩托车一路看一路找,把罗子怡从家里接到学校,还耐心的劝解。

  通过着几年的努力,管源小学的学生数由以前不到20名,增长到现在的40多名,外面的家长都把小孩接回来读了,他们总是说只要有徐老师在我们就可以安心的把小孩放在这里。

  “他将学校办成了师生和谐的乐园”

  “在这里,徐孝福和孩子们亲密无间,和家长们和谐相处,管源小学成了师生和谐的乐园。”来过管源小学,目睹徐孝福工作场景的人都说。

  课间,徐孝福和孩子们玩得可开心了,一会儿和这个学生打乒乓球,一会儿和那个学生打羽毛球。他们之间的亲密无间是那么自然,没有一丝做作。

  徐孝福处处关心山里的孩子,处处为山里的孩子着想。管源小学的一切就是徐孝福牵挂的主要内容。

  从学校一毕业,徐孝福就参加了本科自学考试,所有科目包括论文答辩都全部通过。自考学校要他去办最后的手续,由于正值开学,徐孝福不想耽误孩子们好几天的课程,孩子们的安全也让他放心不下,所以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去办理。徐孝福也因此错过了评职称的机会。但是他毫无怨言,他觉得,为了山里的孩子做什么都值得。

  大山里的日子很难熬,这里什么都没有,没有电视,更没有网络,要打电话都必须找一个高的地方。陪伴他的只有大山的寂静和对山里孩子诚挚的爱。

  长期的劳碌奔波和超负荷的工作,让徐孝福患上了一些病痛。去年12月,徐孝福多次出现不适。妻子多次要他去南昌检查,他始终放不下孩子,一拖再拖。中心小学校长秦灵明得知情况,派了各老师去代课,要徐孝福周四请假去南昌检查。星期一一大早,徐孝福就骑着摩托车来到了学校,照常开展工作。他说,只检查出胃和肝有些问题,开了一些中药吃,慢慢调理即可。

  离开管源小学时,村民们又自发在路口等着送人出去。我还是坐谢旺兴的摩托车。闲聊中,谢旺兴告诉我,徐孝福老师虽然是广丰人,但他早把管源当做自己的家了。村里的人他都能叫出名字,和村民相处的极为融洽,村民们也把他当做村里的一分子了。

  来源| 陈万民 杨美林

铅山县政府
微博、微信